威尼斯人

新闻资讯

应用范例

联系我们

联系方式


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官网

电话:0851-28419444  

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桃溪路47号

网址:www.gzgs.com.cn




柳祖林:将“追赶型”切换成“创新驱动型”
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柳祖林:将“追赶型”切换成“创新驱动型”

发布日期:2015-11-20 作者: 点击:

将“追赶型”切换成“创新驱动型”

关于“十三五”钢铁行业转型升级问题的思考

从“十二五”时期开始,我国经济发展进入全面的转型升级阶段。党的十八大对转型升级提出具体要求,要通过控制经济增长速度调整经济结构。对钢铁行业而言,转型升级也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势。

较长时期以来,我国经济一直在走一条“追赶型”发展道路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国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,但是不可否认,在成长过程中也遗留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,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障碍。钢铁行业也是如此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钢铁行业需要认真分析和总结经验教训,实现由“追赶型”增长方式向“创新驱动型”增长方式的切换,推动行业转型升级、稳步向前。

“追赶型”经济增长模式遗留的弊端多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从落后的经济困境中起步,主要走了一条“追赶型”发展之路,主要任务是发展基础设施、能源、基础材料、基本生活用品和基础制造业。这是一个靠投资驱动、消耗大量资源和能源的追赶过程,目的是构筑工业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的“铺底经济存量”。

这期间,“追赶型”经济发展的特点包括5个方面:一是重复工业化国家的道路,技术上以模仿为主;二是经济社会对同质化的基础性产品和服务的刚性需求可以预测;三是所需要的成熟技术可以从国际市场多渠道购买;四是这些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涉及国土空间规划、政府普遍服务,与政府基本职能有很强的相关性;五是这些产业和投资规模巨大,规模效应特别明显。

“追赶型”经济发展模式在初期确实给我国工业化、城镇化注入了强劲的发展动力,但随着我国工业化发展步入中后期,也给经济可持续发展遗留了大量的弊端和问题。

重复别人的老路,后劲乏力。过去的30多年里,中国GDP年均增长9.8%。2001年~2010年,个别年份的经济增速甚至达到了两位数。钢铁、水泥等传统产业对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具有较大的支撑作用。这10年间,钢铁行业快速发展。1998年,房地产市场改革、城镇化建设、铁路公路的修建,都消耗了大量的钢材。在这期间,钢铁产量也快速增长。统计数据显示,国内粗钢产量从1996年的1亿吨水平发展到了2014年8.23亿吨的水平。近两年,我国粗钢产量还在不断上升,总产能已经接近12亿吨。消费方面,2001年~2010年,国内累计消耗了38亿吨粗钢,主要用于房地产、基础建设等方面。10年间,我国房屋竣工面积达67亿平方米,完成铁路建设2.3万公里、高速公路5.8万公里、普通公路258万公里。不难看出,大规模的基础建设既铺就了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“家底”,也创造了钢铁行业辉煌的“家底”。但是,因重复工业化国家的老路,造成产能过剩、低端产品主导等问题,制约企业发展后劲。

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制约了企业的竞争力。例如,辽宁某地有两家大型钢铁企业,年粗钢总产能为800万吨,分别生产扁平材和棒线材,都是产品质量和技术含量较低的“大路货”,导致如今产品销售深陷异常惨烈的价格竞争。这种局面被概括为“一业独大,低端主导”,在过去宏观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尚有一定的盈利能力,但当经济减速运行时,两家企业产品市场竞争力遭到市场和需求重拳打压,企业运行举步维艰,亏损经营,摆脱困境难度前所未有。

以市场换技术不具备可持续性。以市场换技术,是上世纪80年代起,为了快速发展经济而奉行的长达30多年的引进国外生产技术换取国内市场份额的战略方针。当时由于经济基础落后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不少行业不得不通过向发达国家购买先进技术求得发展。但是,从国际市场买来的技术实际上并不是关键技术或核心技术,只是普通成熟技术,其产品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,虽然可以一时满足需求,但并不具备可持续性。如某钢企从国外买来一套原年产能为50万吨的中宽钢带生产线和生产技术,经改造后产能扩大至120万吨。引进初期,该产线确实有所盈利,但这几年因国内工艺技术快速升级,这条产线很快就失去竞争力转而赔钱了,而国外的“姊妹”生产线年产量始终保持在50万吨,并通过增加品种和发展深加工、延伸产业链等措施始终保持盈利。

从本质上看,过去经济发展比较注重外在体量,具有投资比重大的特性,规模影响力也非常大,但体质是“亚健康”。如某民营有色冶金企业在辽宁凌源、喀左、朝阳和北票建了4个厂,员工最高峰时达4000余人,成为拉动当地就业、稳定增长的“龙头”企业,并誓言打造成“北方镍都”。但是,由于该企业建设初期采用的是陈旧技术装备,高耗能、高消耗的弱点造成企业产品成本居高不下,尤其是高污染成为一大社会公害。这些因素严重制约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,迫使企业二次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和产品的升级换代。但在此期间,市场已经发生巨变,镍行业迅速膨胀,冶炼技术也迅速更新换代。镍铁产量从2010年的303万吨迅速增加至2014年的644.7万吨,而整个行业实际产能已经接近1000万吨。在这种情况下,该有色金属企业迎面碰上了这一大风浪的冲击,生产经营萎缩,生存艰难。

“追赶型”经济增长模式如同“摊煎饼”,其体量大,但体质“脆”,短平快、粗放式的发展也给经济结构造成一定的“泡沫”成分,使实体经济华而不实。但不能否认的是,在此过程中我国各行各业都取得了明显的进步,这些可作为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物质基础,如钢铁行业1000立方米以上大型高炉、120吨以上转炉、纵列式全连续轧钢生产线等。对此,我们不可以偏概全,应该科学分析、因势利导,帮助其转型升级,摆脱困境。

用“创新驱动型”经济增长方式破困

既然认识到“追赶型”经济增长模式存在弊端,那么破除之路就是坚定不移地走“创新驱动型”的经济增长之路。

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并确定了“十三五”期间创新发展的地位,即坚持创新发展,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,不断推进理论创新、制度创新、科技创新、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,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,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。同时,提出创新发展的3条路径:一是培育发展新动力,优化要素配置,激发创新创业活力,推动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蓬勃发展;二是拓展发展新空间,实施网络强国战略,发挥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,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,构建产业新体系;三是构建发展新体制,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,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,建立健全现代财政制度、税收制度,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。

从政府层面来说,要用创新营造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环境。这主要是针对“追赶型”发展的弊端,进行机制体制改革,使其能够建立实体经济发展的制度保障体系,如建立鼓励创新的制度和政策环境。按照行业发展特点,设定差别化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,简化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的审核程序;建立健全直接融资市场体系,支持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企业发展等。

就钢铁行业自身而言,须结合自身特点和实际,从以下几个方面创新破困。

一是确立经济转型与产业升级要靠新的龙头企业崛起的坚定信心。钢铁行业是产能过剩行业,2014年,行业集中度仅有36.6%,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和提高集中度的任务非常繁重。发达国家也有同样的历程,解决钢铁产能过剩问题,欧洲用了20余年的时间,日本也走过因钢铁产能过剩、10多年干一吨赔一吨的坎坷之路。而他们的一个共同点是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过程中,非常注重提高产业集中度,通过提高产业集中度培养出一批龙头企业。如德国的蒂森克虏伯公司、日本的新日铁住金等,都是各国乃至世界钢铁行业的领军企业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也应该以培养这样一批龙头企业为目标。据悉,工信部已就《钢铁产业调整政策(2015年修订)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,提出到2025年,前10家钢企粗钢产量全国占比不低于60%,并形成3~5家在全球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钢铁集团,旨在提升产业集中度。

二是加快形成由钢铁企业、科研院所、下游行业共同构成的技术创新“多级火箭助推机制”。强化企业创新主体作用,支持企业建立各类研发机构,并鼓励企业研发机构和科技型中小企业参与和承担国家科研任务;围绕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,引导创新主体建立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,形成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机制;鼓励专业化、市场化的新型研发组织发展。

三是开发一批关键技术。国际上先进钢铁流程能效约60%,电炉短流程产量比约30%。因此,“十三五”期间,钢铁行业须通过深度开发一批二次能源高效转化、低品质余热回收利用等环节优化与清洁生产关键技术,使流程能效由目前的45%左右提高到60%,吨钢排放减少5%。例如,在低品质余热利用技术方面,开发高温焦炭和烧结矿显热高效回收利用、焦炉荒煤气显热回收与利用、炉渣(炼铁、炼钢)显热回收与利用、低温余热(煤气、水等)资源回收利用等技术;低成本炼钢技术方面,开发转炉用中、高磷铁水炼钢,直接还原铁+废钢电弧炉炼钢技术等;高速连铸与直轧技术方面,开发高速连铸生产无缺陷铸坯,高温铸坯热送热装、高温铸坯直轧的衔接与匹配技术等。


本文网址:/news/1041.html

相关标签:应用范例